品牌释义
当前位置: 首页 > 品牌释义

       王诗典笑了,笑脸写有太多的内容。或许是因为茶园逐步扩大,茶农的收入在逐年增加?或许是因为过去人称"一流的茶叶、二流的包装、三流的价格"的五峰茶,在他手里由塑料袋装改为保险铝箔复合袋小包装,继而改为易拉罐系列套装,换了一茬又一茬,使五峰茶叶包装走在全省前列,使茶叶身价倍增?或许是因为茶叶冷藏保鲜新技术、无公害绿色茶叶饮品及有机茶的开发等现代科学技术的运用,使他尝到更多的甜头?或许是因为采花毛尖问世以来,多次被评为省部级名优茶产品和中国农业博览会金奖、1999—2002年连续两届被评为湖北十大名茶、2001年被湖北省人民政府认定为湖北名牌产品、2002年被认定为湖北著名商标、2000年7月采花毛尖有限公司被省农业厅命名为全省农业百强企业等等太多的荣誉?或许是因为那些艰苦和失败让自己去深刻感受了艰苦是财富、有一种成功叫多次失败的道理?或许还有更多的或许。

       人和天意,天遂人愿。茶乡春来早,盼的就是艳阳天。每当春茶开园,王诗典总是心也灿烂脸也灿烂,因为那是茶山的节日,那是茶农的盛筵。不知不觉间他又哼起了那支采花茶歌——

       有人问道东边的桃花西边的梨花南边的芍药北边的牡丹各式各样的花,什么花香喷哒

       有人问道东边的桃花西边的梨花南边的芍药北边的牡丹各式各样的花,什么花香喷哒

       采花台上彩蝶多

       撒花溪中撒茶歌

       打我土家茶山过

       小心茶歌缠住脚

       茶山一座连一座

       茶林一层叠一层

       茶树一棵挨一棵

       茶妹采茶快如梭

       茶叶片片装满箩

       茶哥做茶功夫好

       茶机声声雀 合

       茶花一开满山坡

       茶香千里醉心窝

       茶籽是那开心果

       茶农个个乐呵呵

       岂只是茶农个个乐呵呵,连杜鹃都笑红了脸,柳枝都笑弯了腰。

       三、

       2003年前后,"绿珠采花毛尖有限公司"面临深一步的改制,已实现国营向民营转变,这是一步难棋险棋,也是一步必走之棋。

       难在哪里?体制几次变迁,从县茶叶公司领导下的采花中心茶站到归真集团属下的"绿珠采花毛尖有限公司",其间的债权债务、资产评估怎样才能达到认识上的一致?

       险在何处?多年来,省、市、县各级领导十分关注,省、市、县各部门倾情帮扶,好多专家倾注了大量心血才研发出来的"采花毛尖",不仅连续两届占居湖北省十大名茶之首,而且极有希望跨入国家名牌之列,这个无形资产价值连城的品牌,若易其主,还能保得住吗?

       对"绿珠采花毛尖有限公司"实行"公平、公正、公开"竞争方式进行拍卖的方案一出台,一石击起千层浪,毛尖公司的董事们议论不少。"我们公司赚的钱大多用在了扩大再生产上,辛辛苦苦增加了固定资产,哪有自己拿钱买自己的东西的道理?""国家一、两百万的扶持资金能拍卖吗?""公司被新老板买去,如果这个老板不会做茶叶生意,赚不到钱,他还会热心保名牌吗?""没有王总就没有采花毛尖。"

       消息传出,茶农们纷纷到乡政府上访,"是不是不要王诗典当经理了?""说我们靠茶叶发了财,不如说我们发的是王诗典的财,发的是毛尖公司的财。""多几个王诗典才好哩!"有县领导到采花,茶农们围上来想问个究竟,替王诗典说情,当听到"王诗典还是经理"时,茶农们高兴地说:"这我们就放心了,茶叶有望了。"

       这个期间,有领导、有朋友、也有与王诗典相处多年的专家私下动员他:"你能不能把毛尖公司买下来?""如果毛尖公司被别人买了,高薪聘请你,你干不干?"这些人心里清楚,王诗典是发展毛尖公司当之无愧的人选,也是保住"采花毛尖"的最佳人选。

       酸甜苦辣,百感交集。王诗典的心情从来没有这样沉重过、复杂过。从前也遇到过许多的困难和关口,他从来没有退缩过。而今天,他似乎第一次感到疲惫。他知道,自己正面对人生的一道沟坎,面临事业的一次抉择。他只想捋一捋纷繁的思绪——

       他想到自己。参加工作快三十年了,自己多数时间在国营大锅里吃饭;几年前工资才500—600元,后来加到800元,从2001年起才增加到2400元,与搞民营企业的同行相比,个人收入的悬殊显而易见。说实话,要放弃早放弃了,要辞职早就离岗了。自己办企业,早就赚足了大钱。为了公司,自己每次出差县外,专找小旅店住,专找小饭店吃,有一次到长沙催款,七天里吃了一箱快餐面,之后好长时间胃里犯酸。有什么办法呢?一个起步不久的小企业,没有挥霍的理由,也没有享受的本钱,企业积累的都是职工和茶农的血汗,不精打细算、积积攒攒能行吗?有的伙计们说:"一个有品牌的企业,一个有脸面的经理,每年拿钱做广告,不如买辆好车坐坐"。他笑了笑,车还是没买。有的职工说:"王经理一心扑在企业上,他把企业做大了,做强了,做出名了,可他还是一个富庙里的穷方丈,而我们是富庙里的的穷和尚。"想到这番话,他真有些愧疚,他觉得有些对不住多年来一起打拼的伙计们。时至今日,要自己拿钱买公司他是没有这个能力的,他也有可能从此以后就与公司告别,但是,就凭"采花毛尖"这个品牌,就凭他带出了一个艰苦奋斗的团队,他知足了,他问心无愧。

       他想到了茶农们。泗洋河的源头源尾,采花台的上上下下,他熟悉这里的每一座山每一条路每一片茶园甚至每一棵茶树,记得起每一家每一户。常年与茶农打交道,普及培训、推广良种、田间管理、采摘加工、共同开发无公害茶和有机茶,茶农得到的实惠越来越多,茶乡的变化越来越大;他时刻牵挂于心的那些特困户、残疾人、孤寡老人是公司的重点扶持对象、他不愿意看到在大家奔向富裕的路上扔下他们。仅最近五年,无偿提供给茶农购买化肥、饼肥、茶叶加工款和新技术实验经费等资金就达150多万元。远近的茶农上街,总要到公司来转一转,看一看,彼此牵挂,彼此信赖,茶农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把公司员工当成自己的亲人。那般情结,怎能割舍呢?

       他想到了李传友、刘付裘、方惠兰、龚自民、许锡亭、覃士才、邬运辉等好些专家。请他们来茶山的时候,他们有的已经退休,有的体弱有病,可他们毫不推辞,毅然从省里、市里、县里来到采花。这么多年,他们住在农户,吃在农家,起早贪黑,通宵达旦,哪片茶园都有他们的汗水,哪座茶山都有他们的足迹,哪个茶农都叫得出他们的名字。茶农没有把他们当客,把他们当成自己家里请来的财神爷。他们什么也不图,只想用自己掌握的科学技术给土家茶农的生活带来变化,只想用新的信息新的理念使公司发展壮大,只想为五峰为湖北打造一支在全国叫得响的名茶,"采花毛尖"就是他们的心血与智慧的杰作。那恩那义,我王诗典能忘记吗?他想到了俞正声等一大批省市领导。他们多次到采花调研,与公司员工和茶农们促膝谈心,讨论发展,无论是研制前还是成功后,对"采花毛尖"都给予了充分肯定,十分关爱。县、乡领导换了几届,哪个不是在研究茶业发展战略?哪个不是主动为公司排忧解难?哪个不是对"采花毛尖"倍加呵护?

       还有好些个部门的支持。他还清楚地记得,那是2000年下半年,他到市财政局争取进一步开发"采花毛尖"的项目,他诚恳实在的汇报感动了在座的同志们,他们当即给他出主意、想办法,帮他编写开发项目,派人送到财政部并争取到100万元的项目资金。省农业厅经作处主动把茶叶冷藏保鲜技术示范及绿色食品开发示范点交给了"采花毛尖"。省科委的《五峰茶叶亿元工程关键技术研究》科研实验项目也落到了"采花毛尖"。项目争取到了,示范成功了,科研取得成果了,茶农受益了,公司发展了。这一切,是仅仅用"感谢"两字能了的吗?

       王诗典想了很多。的确,如果只为自己,他可以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争,落得个舒舒坦坦、太太平平,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但是,就凭自己对"采花毛尖"的钟爱与情感,是说舍就舍、说丢能丢的吗?

       抬起头,有鄂西第二高峰之称的白溢寨就在眼前,多少年了,它总是那样峻拔卓立,总是能给人以启迪和感动,能给人坚韧和不屈,登上它的顶尖就能眺望滚滚东去的长江,使人感到宽阔与坦荡。

       王诗典决定参加竞拍,自己能带领大家打造"采花毛尖",自己就能带领大家保住"采花毛尖"。没有钱,可以求助朋友,可以谋求合作伙伴,可以邀约股东;他相信自己的影响力。良知和责任在驱使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