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释义
当前位置: 首页 > 品牌释义

      埠上众生--入诗入典毛尖王

       "毛尖王",中国名牌农产品"采花毛尖"中的极品。

       毛尖"王",一个伴随"采花毛尖"风雨一路的"王"姓土家汉子。

        1975年4月,正是茶山泛绿,茶园飘香的季节。

       这天,才华中心茶站新来了一个"亦工亦农"。"亦工亦农"是那些年的一种独特的用工方式,忙时请你来,闲时请你走,月工资三十七快半,二十块交生产队,十七块半留作己用。

        小伙子19岁,中等个头,眉清目秀,老实忠厚。虽说是临时工,他却把自己当成茶站的主人;起早扫院子,烧水发窝子,扛起茶包一路风,脚步停手不住,勤奋好学,勤快麻利。

       一晃到了9月底,忙完茶事,该走人了。可是,县公司的领导、站里的师傅们怎么也舍不得这个逗人喜欢的小伙子,怎么办?要么是机遇降临,要么是命运安排,刚好公司有一个老职工退休,"退一补一",他被招工了。他,叫王诗典,打那起,小王今生今世注定要与茶业结下不解之缘。

       采花中心茶站下辖4个站点,刚参加工作不久,王诗典被派到老茶区前坪。农民的儿子与农民打交道,心境相同,血脉相通,他大骨子里有一种亲近感。每当看到特别贫困的农户,他心里就不是滋味,总是联想到自己。有一年,已经开学,大人还在为孩子们的学费犯愁,父母没有文化,只指望孩子们能读点书,东借西借凑了十块钱,五个儿子每人两块总算报了名。学生时代家中的困难给王诗典留下了太深的记忆。山里人穷,怪不得大山,大山无罪,大山无语。虽然有茶,在自然生成状态下,只能是太低的产量和太低的卖价。

       王诗典把一切看在眼里,祖祖辈辈生在茶山,长在茶乡,还得在茶身上打主意,这是山里人唯一的经济来源。1985年,包产到户进一步完善,结束了"土地包到户,茶叶集体摘"的局面,茶农的积极性陡增。在这前后,王诗典一年到头与茶农打交道,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日期劳作,日落歇息,尽量地学习、丰富茶叶栽培、施肥、剪枝、制作方面的知识,也不断地把这些东西传授给茶农们。他有一种愿望,尽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茶农们的贫困状况。

       那个时候,漫山遍野有茶,家家户户做茶,原始粗放的采摘、制作方法代代相传。其实,当时的毛茶收购价级差不大,一级一等两块六毛六,一级二等两块五毛六,依次递减,等级差也就在一毛之间。一季茶下来,落个几十上百块,算是很了不起的收入了。堰坪四队有一个叫陈淑娥的茶农,因身带残疾,家庭特别困难,前些年属队里的老"找"款户,站里把他列入重点帮扶对象。有一年开园,头一天他的茶只卖了一等二级,王诗典告诉他采摘、制作上要注意哪些问题,把握哪些火候,同样的鲜叶可以制出不同的茶,卖出不同的价。一学一做,第二天陈淑娥的茶果然达到了一等一级。手握200多块卖茶的钱,陈淑娥说:"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是茶站的师傅们帮助了我,是王诗典教会了我。"他买了一千响鞭,鞭炮声惊动了坡上坡下的众乡亲,大家都为他高兴。王诗典看在眼里,他不需要感激的话,他觉得这是他该做的事,茶农们需要掌握的是技术,需要得到的是实惠。

       或许是受传统生产方式的影响,一开始,茶叶低产田的改造不被茶农们接受,甚至还有抵触情绪。站里当时定了一个标准,每改造一亩茶园,补助饼肥、碳铵、磷肥各200斤,没想到有的茶农挪作了他用,还有的困难户把肥料卖了给学生报名。这种情况,无疑不利于茶叶的发展,要茶农们转变观念,还得费很大的气力。站里用了很多办法,发资料,送技术,请能人,做示范,渐渐地茶农们有了新认识。前坪磨家溪的胡祖朋,请茶站的师傅到他家指导老茶树剪兜,王诗典马上带人前往。谁知,胡祖朋的妻子见了一棵棵大茶树被剪去了许多,心疼得大哭起来,连中饭都只煮了一锅苕送上山来"招待"师傅们。无奈之下,王诗典和胡祖朋商量了一个办法:把没剪的留下,明年春上作比较。来年开春,修剪过的茶树摘下的芽茶一季卖了1200多块,没剪枝的茶树鲜叶只能做大市茶。茶农们一对比,服了:该信的就得信,该改的就得改。

       就这样,王诗典在前坪站一干就是十六年。十六年,茶农的疾苦,茶农的朴实,茶农的需求,茶农的愿望,他感受的真真切切;十六年,在学习与实践中,在摸爬滚打和探索钻研中,他掌握了更多关于茶的知识;十六年,生活的态度,事业的追求,使他形成了求实,坚韧的品格;十六年,他与茶农休戚与共、风雨同舟。农民的儿子本色未改,秉性未变,只不过小王已经成了大王。

       二、

       1993年,王诗典担任了采花中心茶站站长。

       他太熟悉他的家乡了。采花,一个艳丽且又悦耳的名字,这里群山叠翠,云雾缭绕,春夏润雨和风,秋冬冰雪覆盖,生态环境纯净天然,自然风光旖旎如画;这里平均海拔900米,土壤肥沃,富含锌、硒等微量元素;这里风貌原始,自然古朴,没有一丝现代工业的痕迹,古代居住于斯的茶农遵循祖辈留下的生产生活方式,循四时而动,顺农时而作,以茶树的生长周期形成了自己的生产规律。

       得天独厚的茶叶生成的风水宝地,使采花茶叶的生产具有悠久历史。早在公元1600年,"英商宝顺和茶庄"就挂起金子招牌经营茶叶;那时,五峰红茶就已从这里踏上茶马古道,漂洋过海,远销英、美、俄等好些国家。建国后,这里成为"宜红茶"的主产区。翻阅了采花和采花茶业的历史,王诗典对自己的家乡有了更深的感情。一个连家乡都不热爱的人,他还可能爱什么呢?

       当时的采花中心茶站,固定资产80多万元,产品是既无品牌又无包装的大宗茶,红茶产量占到总产量的一半,主要销售点仅限于县内,年销售额在100万元左右。

       新的担子,必须明确新的方向。王诗典十分清醒,当今茶叶消费的潮流正朝着高档名优绿茶的方向发展,我们的茶远远不适应市场需求。无论是采花还是整个五峰,不走名优茶开发之路,茶叶生成的路子就会越走越窄。所以,开发上档次的名优绿茶打造响当当的品牌,既是必由之路,也是迫在眉睫。

       千头万绪,要做的事情太多,该从哪里入手?勤于学习、勤于思考的王诗典终于找到了一个关键词——科学技术。科学技术是发展的全部含义。就采花茶叶目前的科技含量而言,只有请名师、建明园、创名牌,才能扬名声。

       必须请专家。王诗典求贤若渴,他"三顾茅庐",请来了县里的茶叶专家许锡亭、覃士才。那段时间,王诗典盒专家们一起,白天深入田间地头,手把手地教茶农采摘鲜叶;晚上,选料、杀青、揉捻反复研究,反复记录,以找到茶叶加工的最佳参数。经过一年的攻关,经过成百上千次的实验,一种高香、汤碧、味醇、汁浓的毛尖终于研制成功了。捧着这些茶,王诗典有捧住心血、捧住汗水、捧住智慧的欣慰;捧着这些茶,王诗典有怀抱刚出生的活泼健壮的儿子般的欣喜。几乎是同时,王诗典、专家、茶农们给它娶了一个响亮的名字:采花毛尖。

       果然不出所料,当"采花毛尖"批量生产投放市场后,倍受消费者的青睐。

       喜与忧几乎同步。研制虽然初见成效,一个突出的问题摆在面前,老茶树的芽茶产量不高,直接影响到"采花毛尖"的产量。

       怎么办?别无选择,寻找选择,寻找良种,坚决改造茶园。

       福建省的"福鼎大白"是首选品种。可是,福建的茶移栽到采花,能不能成活谁也没有把握。王诗典以每亩900元租了10亩地来进行试验,一年下来的成活率很不错。于是,按照统一规划、统一标准、建块成片的原则,王诗典把母本园和推广点选在星岩坪村。他冒着牺牲个人利益的风险去接受一个新事物,但农民却难免有所顾虑。"好田种茶划不来"、"种茶不如种粮"、"值钱就卖,不值钱就找王诗典",一时间众口纷纭。

       开弓没有回头箭,看准了的事一定要办成。王诗典耐心地跟茶农做工作,细心地传授技术;沟坯宽深、底肥用量。。。每天早出晚归,走遍各组各户。他信一个理;农民最实在,最爱看到的是实实在在,最想得到的是实实在在,实实在在的收益定会让他们实实在在满意。

       "采花毛尖"研制成功了,茶园基地扩大了。看到了发展势头,王诗典又赴武汉请来原省茶科所所长刘付裘研究员和专家方惠兰等人,他有一个更新更大胆的设想,在采花毛尖的基础上生产特级毛尖——采花毛尖王,以作为企业形象品牌来倾力打造,全力推介。

       1997年,采花中心茶站进行公司化改制,整合采花所有茶站,以扩大"采花毛尖"品牌的影响。经过改制,成立了"绿珠牌采花毛尖有限公司",王诗典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已有多年茶企工作经验的王诗典意识到:人们的消费需求是多样化的,想要占领更多的市场,必须有更多的产品来适应市场。正是这年三月,极品采花毛尖王进入了研制阶段。经过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开发研制,攻克了一道道技术难关,在原来采花毛尖的基础上,通过把握品种改良、采摘时节、揉制技术、分级择拣等多个细节,到二〇〇〇年极品茶"采花毛尖王"终于问世了。为了使消费者在视觉上区别"采花毛尖"和"采花毛尖王",王诗典自己设计,用线把茶串起来,形式菊花,一杯一朵,闭月羞花,美妙之极。也就是在当年,"采花毛尖王"市场价每公斤卖到了3600多元,在北京、广州的春茶博览会上,市场最高价每公斤卖到16000元,"采花毛尖王"茶叶加工方法同时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下一页>>